Return to site

资本碾压下,个体独立设计如何“独立”?

加上“独立”二字的从业者,活的不是特别牛逼,就是特别拧巴,工作室性质的设计师品牌又是怎样一种生存状态?

换乘一次地铁,倒了五站公交,修路搞得手机地图都迷茫,又骑了五分钟单车后,我终于到了约定采访的地方——锦艺轻纺城旁边的中原纺织设计师大厦。

一个汇集了整个河南乃至中原服装设计师及相关从业人员的地方。

在郑州生活18年,竟然不知道西四环还有这样一个服装产业园。前几年建设西路国棉厂的商家陆续迁移,慢慢形成了南有锦荣纺织城,西有锦艺轻纺城的两大格局,以火车站为枢纽,共同支撑着郑州服装产业的发展。

拥有个人品牌,应该是每一位服装人的梦想。但品牌的形成不是一蹴而就的,再加上大牌各种强劲资源的碾压,设计圈抄袭之风泛滥,工作室性质的个人品牌的生存状态是怎样的?我很想知道。

本期人物:独立服装设计品牌蔓洁兮张洁

独立设计师现状

刚进设计师大楼,就看到“中原时尚创意策源地”几个大字,醒目的颜色和足够自信的标语,让人不禁和巴黎,秀场,买手这些时尚前沿的名词联想到一起。

再往里走,看到满墙的招聘和广告,这场景和我来时路上,立交桥下那些大叔举着的招工牌没有多少差别,也许这个行业,并不如外界想象的那般“高大上”。

设计师大楼内,招工信息多如牛皮癣

设计师大楼内,招工信息多如牛皮癣

戏精上身。想象着周慕云在2046号房门口等着苏丽珍,我按了1820的门铃。

都说设计师等艺术从业者,是很难管理和合作的群体,这群人科班出身,清高,傲骨,个人意愿强烈,不食人间烟火。但她还挺平易近人的。

2012年从服装设计毕业,上海实习一年,回郑工作三年,觉得服装行业南北方差异很大,萌生了做自己品牌的想法,又赶上三年免租金政策,就决定自己创业。

关于这几年,她概括的简洁了当。

在上海实习的一年,让她见识了服装行业生产的完善流程,每个部门各司其职,有完整的产业链条。但回到郑州以后,以前学到的种种技能,却严重的水土不服了。

由于这边没有完整的产业链,前期的设计没有系列感,大部分是单品,原创保护缺失,抄袭之风严重,在爆款的基础上做改动是常有的事儿。

做工作室以后,自己不再只是设计师,从产品设计,原料购买,打版,制作,公关营销都要亲力亲为。

光是原料采购,就是一道坎儿。郑州的服装行业没有一线城市发达,再加上这边的原材料大部分也都是从南方采购再分销,布料款式不够新颖,很多都是几年前的旧款,所以她大部分都是南方购买原料,成本就会稍高些。

很多设计师都有种精益求精的匠人精神,对成本控制没有概念,为了一件自我满足的作品投入过多成本却不被市场认可。从“自嗨”到慢慢接受并跟随市场规律,这应该是每一位创业者都会经历的振痛期。

好在她熬过来了。砍掉工装定制业务,给线下店铺贴牌生产来维持工作室正常运转,主推高定礼服和OL职业装,半年时间,她慢慢摸索出适合自己的业务类型,虽然规模很小,但至少有稳定的现金流。

用她的话说“在坚持自己设计初衷的原则上,站着把钱挣了”。

淘宝等电子商务模式的出现,降低了服装行业的创业门槛,也产生了很多如Less,江南布衣,茵曼,步履不停等知名的原创服装品牌,江南布衣更是自称占了中国设计师品牌10%的市场份额。

但这个行业良莠不齐,更多的,是顶着原创设计师的牌子,做着网红卖批发货的生意。从阿里低价进货,贴上自己的标签直接售卖;又或者买几件快时尚品牌临摹个版再换个面料,一件“独立设计”就出来了。

“抄袭之风盛行,恶劣的低价竞争,这都属于行业问题,以我一人之力很难改变,我也只能做到维护好我的用户群体不恶意竞争,至于抄袭,这个要辩证地看”。

什么是时尚?

电影《穿Prada的女王》里有这样一段经典对白:你身上的那件蓝色毛衣,你以为是按你的喜好选出的衣服?并不是,你也不知道,从2002年Oscar de la Rent 的发布会第一次出现了天蓝色礼服后,天蓝色就出现在随后的8个设计师的发布会里,然后才风行于全世界各大高级卖场,最后大面积的流行到街头,这样你才能在廉价的卖场里买了它。

这段话诠释了时尚的含义,也说明了时尚是有实效性和地域性的。可能一线城市和六线城市对时尚的表现,相差了N个巴黎的距离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对于时尚的理解,有人说穿出自己的风格就是时尚,但是不管怎样,都不能否认主流时尚风向标的作用。

未来的市场,一定是小众化的市场。这是我采访过的很多创业者的一个共识。

服装行业尤甚。毕竟它是一门社交语言,能够表明穿着者是怎样的人并吸引相同频率的人,思想前卫的90后,00后,将会更加注重服装的社交属性。看看《中国有嘻哈》带火的一系列潮牌就能窥见一斑。

众多独立品牌中,走渠道的,玩概念的,砸钱的,走抄袭山寨的都有成功的。萝卜白菜各有所爱,审美的差别导致人们也对成功的定义也更加多元。

个人的挣扎前行是拼不过专业团队运作的,这也是工作室性质的服装品牌发展的瓶颈,也是很多工作室最后不了了之的最大原因。

胳膊拧不过大腿,小团体斗不过大资本,但凡能坚持闯出一片天的都值得尊敬。

如今线上流量的获取成本越来越高,甚至高过实体店,以她目前的条件,并不适合走线上渠道。所以投入周期长但性价比高的社群营销渠道,显然更适合她。

用她的话说“一心关注于产品,我是真的没长营销那根筋,关于社群营销,也是摸着石头过河”。

Logo≠品牌

一个品牌的运营包罗万象,从开发产品,塑造形象,到管理团队,对接设计师,版师,面料厂商,加工厂商,媒介公关,渠道建设等等。品牌的建设,需要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,而这些对于小工作室而言,更是一场拉锯战。

“浪漫的性感属于每一个年龄层的女性”,当初就是带着这样的设计理念,她才做了蔓洁兮。她觉得“浪漫性感”不只是25~40岁女人的专属名词,每个年龄段的女人都可以有她独特的浪漫和性感,她希望用服装这个载体把它们表现出来。

知乎有问题[如何做好一个独立设计品牌]

答曰:钱,砸钱,狂砸钱。

钱是很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产品,永远不要低估现在消费者的审美能力。

从科班出身时全凭个人意愿的自嗨,到现在慢慢承认并接受市场规律对作品的影响,这个自我否定的过程于她而言并不痛苦。

很多刚毕业就做个人品牌的设计师,眼界还没打开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总觉得自己设计的就是最好的,不被市场接受还抱怨消费者不懂欣赏,但其实,真正好的东西,大家是看的出来的。

她认为,自我意愿和市场规律是不冲突的,要把自己放低,低到尘埃里,就能开出花儿来。

自我扬弃的过程,是成长最快的,不只是技术,更在于心智。所以,现在的她,可以更稳定地把重心放在产品的研发上。

要想做品牌,就要混迹各种圈子,时尚圈,买手圈,摄影圈,代理机构,媒体圈等等。这点和时尚摄影圈很像,那些人脉圈可以更快地让品牌被大众熟知并提升品牌溢价,但她是个不太擅长混圈子的人。

哪里有短板就补哪里,虽然不擅长,但她并不排斥这方面的重要性。“我擅长产品,就专心做产品,营销推广这方面,目前在跟一个公司合作,以后也会做更多这方面的尝试”

近年来,随着中国热的升温,国家政策的支持,众筹模式的流行,电子商务降低了创业门槛。工作室性质的个人创业者越来越多。设计,内容,摄影,乃至健身工作室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,但工作室模式有着先天的劣势和天花板,14年开始,陆续有工作室的个体设计重新回流到大公司和大平台。

小的个体想要和有强大资金支持的专业运作团队去抢占市场份额,犹如鸡蛋和石头的较量。但把个人工作室开成一个有特色的私房菜馆,不求所有人都喜欢,只为吸引相同频率的人,以自己有限的影响力去服务好这部分小众市场也未尝不是件好事。

做好自己的产品,用合适的方式推出去,其他的就交给时间和市场去说吧!

9月郑州国际时装周预告

用时尚反转城市

郑州市服装协会,郑州市人民政府,慧谷双创,7个国家的服装行业大咖,27位郑州本土服装设计师及作品

干啥服装产业交流会,中国职业模特大赛总决赛,国际少儿模特大赛,国家大学生设计大赛,祁刚SEC高手秀,静态展区有慧谷联合发起的双创集市

啥时候9.6—9.10为期五天

搁哪儿南三环锦荣轻纺城

咋去自驾,打车(顺风车怕怕的),地蹦儿or匍匐前进

了解更多时装周信息,关注公众号河南创业圈!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